下载k频道网站

(内含防盗章节,一个半小时后替换)

就在中唐的祭舞跳到一半的时候,天上划过一阵金光,仿佛隐约能看见淡淡的光晕,那便是属于庇护中唐的八兽神,勾陈的神启。

光芒晕目却没有什么压迫感,反而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

“不愧是中唐,神启也这么金光闪闪的感觉,”嬴抱月感叹道。

给人感觉真的好有钱。

虽然她说的很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贴切的形容,但这么形容庄严的神启真的好吗?嬴珣和归辰在一边忍不住扶额。

虽然神启规模不大也不壮观,就像是神灵注意到这边一群卖力跳舞的人类,来了一句“知道了”一般。不过这也就是中唐正常的水平了,比起真神的反应,周围百姓的反应反而更加剧烈。

中唐修行者一舞结束,周围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就像真的看了一场歌舞一般,也是对中唐的祭乐的赞美。

“祭乐是真的很重要啊,”归辰在一边大开眼界,不由得感叹道。

嬴抱月点头,有的时候高水平的乐师甚至能左右输赢。

“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乐是公子六艺之一,由此可见乐的重要性。

没有攻击性的中唐给众人战第三轮来了一个热闹愉快的开场,而之后的后辽也这样普通地将祭舞跳了下去。

小妹妹Swing图片

和马球不同,国土境内不是草原就是雪山的后辽在礼乐上都比较原始,伴随着风法者的清风,一阵仿佛还夹杂着片片冰雪的风拂过场,这便是后辽的守护神,白虎神的神启。

……

(后为防盗,请支持正版)

中唐、后辽、东吴、南楚、北魏、前秦。

这就是众人战第三轮也就是最后一轮祭礼,各国的出场顺序。

“这顺序实在是……”

伴随着考官报出这样的顺序,周围民众一静之后又瞬间爆发。

“前秦是最后一个?”

“这可不是压轴而是出丑吧……”

“这顺序还真有意思……”

“接在南楚北魏后面……这前秦人会不会被吓得腿软根本跳不动了哈哈哈……”

在四周的一片窃窃私语里,站在高台上的嬴珣死死握紧了双拳,眼中划过一丝不甘和悔恨。

为什么偏偏到了这个时候,他又没了运气?

“二哥,这顺序……”赵光对抽签的顺序本无所谓,在抽签后就跳下了台回到了李稷身边,此时看着嬴珣的反应,他看向身边的李稷。

“嗯,对前秦而言简直糟糕透顶。”李稷淡淡开口。男人古井无波的目光静静凝视着台上的李稷,和他身后的那个少女。

祭舞的表演时间极长,对于这种按照顺序上场的比试,并不是压轴者最有利,而是能给人留下印象的最有利。

而在这种情况下,最糟糕的上场顺序莫过于被夹在强国的中间。尤其是前秦这样,排在南楚和北魏两大强国之后,民众和考官的情绪会直接沉浸在前面两个国家震撼的祭舞之中,不会对前秦留下任何印象。

南楚这一次虽然没有了姬嘉树这样逆天的存在,但想夺走所有人的视线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而北魏虽然没有祭舞的传统曲目,谁都不知道会跳出什么来,但李稷看向看台上嘴角含笑的北魏圣女,他的心中不知为何有不祥的预感。

“不管怎么说,排在最后,还有和前面跳的祭舞重叠的风险啊,”赵光闻言点头,“前秦这次还真是背到家了。”

这些天在丹阳城内,关于前秦想拿三场众人战第一的传言不胫而走,于是诸多百姓连带着赵光也破天荒第一次关注起了前秦的抽签结果。

“看来上次在马球场上的那次抽签用光了所有运气啊,”赵光看着远处咬牙站在高台上的嬴珣那个方向台下神情灰暗的前秦修行者。

运气啊。

“等等,不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光耳边忽然响起李稷怔然的声音。

“什么不对?”赵光一愣看向身边李稷,却发现李稷面具下的眼睛直直凝视着一个方向,他随着看去却发现是那个站在台下的少女。

而那个少女没有看他们,也没有看嬴珣,而是同样静静地看着高台上的一个物事。

听着周围民众的冷嘲热讽,嬴珣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步伐沉重地往台下走去,他甚至不是很想面对队伍里的其他人,连头都不想抬起。

他低着头都能看到台下其他前秦修行者的脸色有多难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嬴珣猛地一怔。

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少女。中唐、后辽、东吴、南楚、北魏、前秦。

这就是众人战第三轮也就是最后一轮祭礼,各国的出场顺序。

“这顺序实在是……”

伴随着考官报出这样的顺序,周围民众一静之后又瞬间爆发。

“前秦是最后一个?”

“这可不是压轴而是出丑吧……”

“这顺序还真有意思……”

“接在南楚北魏后面……这前秦人会不会被吓得腿软根本跳不动了哈哈哈……”

在四周的一片窃窃私语里,站在高台上的嬴珣死死握紧了双拳,眼中划过一丝不甘和悔恨。

为什么偏偏到了这个时候,他又没了运气?

“二哥,这顺序……”赵光对抽签的顺序本无所谓,在抽签后就跳下了台回到了李稷身边,此时看着嬴珣的反应,他看向身边的李稷。

“嗯,对前秦而言简直糟糕透顶。”李稷淡淡开口。男人古井无波的目光静静凝视着台上的李稷,和他身后的那个少女。

祭舞的表演时间极长,对于这种按照顺序上场的比试,并不是压轴者最有利,而是能给人留下印象的最有利。

而在这种情况下,最糟糕的上场顺序莫过于被夹在强国的中间。尤其是前秦这样,排在南楚和北魏两大强国之后,民众和考官的情绪会直接沉浸在前面两个国家震撼的祭舞之中,不会对前秦留下任何印象。

南楚这一次虽然没有了姬嘉树这样逆天的存在,但想夺走所有人的视线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而北魏虽然没有祭舞的传统曲目,谁都不知道会跳出什么来,但李稷看向看台上嘴角含笑的北魏圣女,他的心中不知为何有不祥的预感。

“不管怎么说,排在最后,还有和前面跳的祭舞重叠的风险啊,”赵光闻言点头,“前秦这次还真是背到家了。”

这些天在丹阳城内,关于前秦想拿三场众人战第一的传言不胫而走,于是诸多百姓连带着赵光也破天荒第一次关注起了前秦的抽签结果。

“看来上次在马球场上的那次抽签用光了所有运气啊,”赵光看着远处咬牙站在高台上的嬴珣那个方向台下神情灰暗的前秦修行者。

运气啊。

“等等,不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光耳边忽然响起李稷怔然的声音。

“什么不对?”赵光一愣看向身边李稷,却发现李稷面具下的眼睛直直凝视着一个方向,他随着看去却发现是那个站在台下的少女。

而那个少女没有看他们,也没有看嬴珣,而是同样静静地看着高台上的一个物事。

听着周围民众的冷嘲热讽,嬴珣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步伐沉重地往台下走去,他甚至不是很想面对队伍里的其他人,连头都不想抬起。

他低着头都能看到台下其他前秦修行者的脸色有多难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嬴珣猛地一怔。

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