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视频最新版下载

冒菜馆。

千寻没吃过冒菜,对于华夏国的美食赞不绝口,赵灿很不解为什么女孩子就喜欢吃冒菜。

楼酥婉和商言言对来自曰本的女孩子是很好奇的,吃饭期间赵灿成了同声翻译。

两个小女生关心的还是在岛国的教育制度,一听高考,千寻的表情和酥婉言言一眼如坐针毡,一个字——难。

万人过独木桥一样的难。

听到这样的回到酥婉言言心里踏实了许多。

“千寻你在哪所大学读书?”楼酥婉问。

“东京大学,有机会欢迎你们来我们大学参观。”

酥婉言言觉得和千寻聊天脖子很累,千寻很谦虚,每次回答问题都会情不自禁的朝对方点头弯腰表示尊敬,两个小女生也只有回敬,如此一来,你点头我点头,到后来,酥婉和言言扭了扭脖子——酸痛。

“千寻,我之前中考毕业后和父母去过一次曰本旅游。”楼酥婉说,“是赵灿哥哥给我的旅游券,去了东京,名古屋,还有北海道,你家是在东京吗?”

“嘿,东京。欢迎下次来东京的时候,到我家做客。”千寻说完,微笑着看向翻译官赵灿。

“千寻说什么?”

女生女神的丰乳玉乳

“千寻说,让你去东京的时候,找她玩,她带你去逛逛。”赵灿没有说请你到我家做客。

“嗯,我和言言这学期暑假去东京就找你玩。”酥婉说完看向赵灿,赵灿对酥婉说:“OK,到时候我陪你们一起去。”

“嘻嘻嘻……千寻家做什么的?”

“你查户口吗?”

“我就好奇嘛。”

赵灿无语的摇摇头,看向千寻:“千寻,酥婉问你,你们家是做什么大生意的?”

“噢?”千寻表情耐人寻味的笑了笑,笑容很有亲和力,大致是赵灿能读懂笑容背后的意思。

千寻很直接坦白的说出自己家是山口组集团,毕竟这在曰本都是公开的,没什么遮遮掩掩的事。

“千寻说什么?”

“千寻说她家是买白面粉的,曰本最大的面粉商,还出口到亚洲各国。”

“好厉害。”酥婉和言言一脸羡慕,赵灿差点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却遭到楼酥婉狠狠的掐了一把。

赵灿对于千寻家的山口组集团还是很有了解的。

总之一句话黑道所有产业,千寻家都干。

饮食产业:白面粉垄断曰本国内市场,还和亚洲各国社团也有合作,和欧洲黑手党更是关系密切。

娱乐产业:赌侠赌场,网络赌场产业也是相当夸张。

金融产业:高利贷产业,今天你借钱,到期不还,千寻家的催债人就要提着砍刀上门找你聊天。

影视产业:曰本最大的几家影视公司,***、一本道、加勒比等公司都有千寻家资金控股,旗下女优更是多不胜数,王胖子爱慕已久的波多老师也是千寻家旗下的优秀动作演员。

赵灿觉得下次去东京的时候倒也可以去拜访一下昔日硬盘里面的老师们。

千寻看到赵灿露出傻傻的笑容,好奇的问:“嘛呢?”

“没什么,你很单纯。”

“???”千寻有些不明白赵灿说的意思。

赵灿只是觉得千寻是挺单纯的,但是联想到千寻霸道的背景,旗下黄赌毒,以及几百位炙手可热的老师们,就超级违和。

怪不得千寻的父亲身体一直病恹恹的,旗下那么多技术卓越的女优,身体不好是有原因的。

……

赵灿举杯庆祝酥婉和言言获得了奖学金。

“奖学金是1300块钱一人,我们班就有三个,另一个就是那个讨厌鬼。”酥婉嘟着嘴很不爽的说。

很明显酥婉口中的讨厌鬼是楚林幼。

商言言说:“最近酥婉和楚林幼超级不和,两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搞得在宿舍里超级不和谐。”

“作吧,都是同学,难得聚在一起生活学习,搞得跟仇人似的干嘛。”赵灿瞄了一眼楼酥婉一副耳边风的表情,伸手就上去捏了捏楼酥婉的脸,“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烦死了,说了不能捏我脸,你又来,越捏越大。”

“又不经常捏,怎么就大了,嘶……”

话音刚落,赵灿感到脚背一阵疼痛,却是酥婉在桌下狠狠的踩了一脚赵灿。

高一下期楼酥婉分班选择文科班,有一次给赵灿承诺,高考的时候,我楼酥婉一定要让我的名字出现在学校门口横幅上——文科状元楼酥婉。

楼酥婉有如此积极性,赵灿自然是很欢喜的,也一直鼓励她努力学习,哥如今就站着学霸的顶端看着你一步步往上爬。

沉迷于学习当中的楼酥婉这学期很少和赵灿一起玩了,主要是楼酥婉爱学习了,才不会浪费时间在赵灿身上,反正有空学习累了,就打个电话叫赵灿出来吃吃饭聊一会儿就行了,才难得管他干嘛去了。

赵灿看到楼酥婉如此努力,估摸着应该是很有可能考上宁大。

隐约还记得当初答应过楼酥婉你考上宁大,我就你和交往。

我那是为了激励你,你该不会真的铁了心吧?

至于言言,你她作甚?她是铁了心考苏州魔都那边的大学,到时候去和她师父一起。

饭后,送酥婉言言到校门口。

“拜拜,赵灿哥哥又让你破费了,十分抱歉,下次一定我请。”楼酥婉很做作的弯腰点头致谢。

“OK,明晚吧,明晚请我吃饭,我教你说日语。”赵灿一本正经的拍着楼酥婉肩膀说。

“明晚么?”

“嗯,千寻明天去重庆旅游。”

“噢……所以你想了我?”楼酥婉养抿嘴一笑,“是么?”

“呃,咳咳……”

“明晚见,撒幺拉拉。”说完,挽着言言挥手告别千寻走进教室。

……

“酥婉和言言好卡哇伊哦。”千寻挽着两人的背影说。

“你也很卡哇伊。”

“嘿。”

下午,赵灿又带着千寻去了岭南古镇游玩吃美食。

千寻这次来华夏国旅游首选江宁就单纯的想来赵灿的家乡看看。

千寻有很深的英雄情结,自从上次千寻被挟持险些丧命,关键时刻,赵灿犹如盖世英雄果断出手救了千寻,情种就在扑上去救人的瞬间种下。

再加上千寻虽然背景很霸道,但她的的确确是个很单纯,同样是对喜欢一个人很被动羞涩的小女生,所以很难开口表白。

所以这次来江宁就想看看赵灿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子,以此满足少女的猎奇内心。

不出所料,赵灿的家乡很美,周围人也很善良。

下午在岭南玩到四点钟就回到了江宁,千寻说要亲自做一次饭菜给赵灿以及青姨他们吃。

于是赵灿带着千寻到了万象城进口超市买了一堆食材,主要是海鲜刺身为主的食材,回到老宅,就开始忙活。

赵灿想帮忙,千寻说自己一个人可以完成。

赵灿好久没遇到过这种喜欢下厨房的女孩子了。

“千寻,你怎么说也是山口组首目继承人,你这亲自下厨给我做饭,传出去会不会有人砍我。”

“你要是喜欢,下次来曰本我再做给你。”

“呵呵,行。”

“赵灿君,你先出去,你站着这里看着我很紧张。”

“OK,你慢慢弄。”

赵灿从厨房离开来到院子里落座结果小优地上的茶喝了一口:“小优姐你的茶艺越来越好了,不过你穿这身OL,能不能换一套,又不是公司。”

“喝茶都堵不上你的嘴。”

“哈哈……”青姨笑了笑,“小优啊,阿灿说得没错,女孩子嘛穿点好看的漂亮的衣服,别整天穿OL,年轻活泼些还是不错的。”

“是。”

小优朝青姨点点头,眼睛却狠狠的瞪了赵灿一眼。

“要不现在就去换?”

“赵灿你过分了。”

“哈哈哈……”

小优顿时就不爽了,咬着唇气得胸脯起伏,然后哼了一声转身回屋,大概是去换衣服了吧。

小优很听青姨的话,她也不想自己穿的太过于正式,影响大家的吃饭的心情。

赵灿主动给青姨按摩肩膀,“青姨,你一个人挺无聊的吧?”

“说事。”

“要不我给你找个老伴?”

“混账。”青姨冷冷的瞥了一眼赵灿,“朕不需要。”

“还朕,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武则天啊,之前我见到一个宁则天,结果当场吓晕。”赵灿顿了顿说,“宁老要来江宁看他儿子,他也挺无聊的,要不让他来陪你一段时间。”

“宁立恒?”青姨超级不削的口味:“你就不怕我把他给气死了?”

“害,别装了,你舍不得的,嘶……”

被青姨用手中的佛祖敲打了一下脑袋。

青姨懒洋洋的躺着,望着院子外一览无余的青山绿水,“你也很久没去给你外婆上坟了。”

“外婆一直活在我心中。”

“对了阿灿,昨晚你带千寻回家,有没有发生点事情?”

“啊这,青姨你怎么总是老不正经呢,我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千寻那么好的女孩子,我一直当妹妹看待,绝对不会的。”

“嘴巴长在你身上,你说什么都行。”

“……”

“不过,怎么说呢,千寻这女孩子你最好别碰,你也知道她父亲死了之后她是要继承山口组首目的,那就是亚洲做大的社团山口组的大佬,女大佬,你要是跟她发生了关系,你想想你以后怎么办,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身边女朋友着想?”

“……”

“千寻很痴情的,千寻的母亲我就知道是这种痴情的女人,所以你最好和她保持距离,要不然真发生关系了,呵呵……女人嘛,总有嫉妒心,以后当上了山口组首目,你又和她发生了关系,千寻心生嫉妒,一怒之下下追杀令,把你的女朋友都杀光,对吧?你自个好好想想。”

“不是,我不会的,再说千寻那么善良,怎么可能。”

青姨看着自己的孙儿那副懵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我觉得你也很天真,我问你千寻姓名什么?”

“山口。”

“那不就对了,山口家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干什么的,都是在刀口上添血活下来的。骨子里是流淌着那种杀伐果决,狠角色的基因。狼始终是狼,再亲也会咬你一口,知道吗?”

“嗯,明白了。”

“嘁,嘴上这么说,心里一定很不服对吧。你见过千寻背后的凤凰刺青了吗?哈哈,看你这表情就知道是见过了,都见过了,你们还没上过?”

“……真没,就单纯的欣赏了一下那副凤凰刺青,千寻都是背对着我,用浴巾捧着胸的。”

“哦,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告诉你,那是浴火凤凰,或许现在的千寻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在无忧无虑的孔雀,还没有经历千锤百炼浴火重生,等到了那一天,经过了千锤百炼,千寻一定会浴火重生,成为当之无愧的浴火凤凰,到那时候,她就真正的是——山口千寻。”

“哦……”赵灿沉默了。

“阿灿,你能帮我尝尝这道菜味道咸吗?”厨房里千寻天真的朝院子里的赵灿喊道。

“来了。”赵灿起身,顿了顿,拍拍青姨的肩膀,“如果真有那天,我会让她别做伤天害理的事。”说完走进厨房。

青姨只是笑了笑。

晚餐很丰盛,千雪是个艺术性厨师,因为为了这次用餐,特意买了日式禅意的餐具盛菜。

长桌上摆满了盘子,每个盘子盛的菜都像是艺术品,最有特色的的一点是——少。

典型的曰本风格的菜肴,每道菜都不多,就很少一点点,但是每道菜制作得很精致。

特别是饭团很卡哇伊,跟千寻一样卡哇伊。

千寻想得很周到,还特意买了两个日式饭盒,一格一格的装着饭团、寿司、鱼刺等食材,回黑珍珠的时候,放在宁中门卫室,让楼酥婉和商言言下课后拿回去吃。

如此这样体贴善良的千寻,赵灿打心底是不会相信以后会变成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的。

一个穿着和服的千寻,手持一把滴血的开山刀,身后跟着一大帮山口组成员,一步步朝反对她的敌人走去,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形象,这样的形象赵灿根本就不相信。

“你在想什么?”千寻见赵灿一路沉默,于是问道。

“我在想你以后如果当上的山口组首目,会不会砍人?”

“不会。”千寻想都没想就回答摇摇手:“不会的。”

“嗯,走吧。”

回到黑珍珠。

明天就要去重庆旅游了,千寻去重庆主要是冲着洪崖洞去的,人如其名千寻,她要去看看《千与千寻》的场景。

所以当晚,千寻作为感谢赵灿这两天的陪伴,打算给赵灿搓澡当做感谢,千寻能做的就只有搓澡了。

赵灿是觉得这样很违和的,毕竟文化差异吧,但是千寻觉得很正常的一件事。

见千寻如此期待,赵灿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千寻“嘿”的一声,快步跑出浴室,端来一根小凳子让赵灿坐下,千寻帮忙搓澡。

“……”

这一幕熟悉啊,赵灿在片子里见过这种场景,还不止一次。

片子里一般都是搓澡搓着搓着就干起来了。

想想青姨说的,千寻不能碰的,赵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是孤男寡女共处浴室,又特别的诡异,赵灿低头努力的说:“别起来,别起来,千万别对千寻起来。”

“赵灿君你能站起来吗?”

千寻穿着一条紧身短裤家T恤蹲在赵灿身边,让赵灿站起来转身面对自己。

“呃……行吧。”赵灿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蹲在自己跟前的千寻。

本文来源: